魏德曼花紋-來自外太空的密語

自古以來,為了進化人類族群和征服自然,人類就開始利用金屬製造工具。

最早的精細拋光石器早在公元前10,000年就已被使用,到公元前1500年,冶鐵開始發揮作用。鐵器的使用增強了人類改造自然的能力,這時的人類已經能運用複雜的金屬加工來生產鐵器。

但是你知道嗎?最早進入人類視野的鐵礦物竟然是天外的鐵隕石(簡稱隕鐵),從天而降的鐵塊被視為來自上帝或宇宙的神聖禮物,人類認為它們具有神奇的魔力,因此隕石在歷史上一直被尊崇為神聖的石頭,也為人類提供了有關鐵的最初知識。

瑞典隕石 魏德曼花紋

鐵隕石

來自瑞典的“Muonionalusta 隕石”被稱為迄今發現最古老的隕石,與納米比亞“Gibeon”鐵隕石(俗稱G鐵)同屬於行星體的鐵芯,因此歸類為鐵隕石(主要由鐵、鎳和鈷組成),M隕石是製作隕石首飾、工藝品的首選,深受珠寶愛好者的喜愛,屬價格增長最快的隕石。它的一個重要特徵是鎳的含量高,地球上自然鐵中鎳的含量一般在1%以下,而M鐵隕石中的鎳含量9%。

魏德曼花紋 瑞典隕石

 (魏德曼花紋)

大多數 Muonionalusta,M隕石具有獨特的晶體結構,被稱為魏德曼花紋,這是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指紋,並以 1808 年發現這種圖案的奧地利伯爵 Alois von Beckh Widmanstätten 的名字命名。

魏德曼花紋,也稱為湯姆遜結構,是在 瑞典隕石中發現的一種獨特的長鎳鐵晶體。它們包括一些交織在一起的錐體和鎳紋理。圖案充滿幾何藝術美感。因此,Muonionalusta 隕石作為裝飾和藝術工藝品製作材料極為珍貴。它被稱為最美麗的蝕刻隕石之一,讓人想起馬克托比和布萊恩格辛的書法畫。

這種紋理結構貫穿整個隕石。如果將被測隕石樣品的表面打磨拋光,並在由 10% 濃硝酸和 90% 酒精組成的酸溶液中浸泡 1 分鐘左右,就會出現花紋。每顆隕石的鎳含量不同,蝕刻所需的時間也不同,一般在30秒到1分鐘不等。隕石一旦被酸腐蝕,通常需要用強鹼(如碳酸鈉)中和,清洗乾燥,最後塗上防銹油保護。

這種獨特的 魏德曼花紋只有在隕石的熔融核心在太空深處長時間冷卻後才會出現。晶體圖案取決於隕石母體中初始鐵鎳熔體的化學成分和母體的冷卻速度。水晶紋是通過千分之一度的極其緩慢的冷卻過程形成的。鐵質石材的共生是時間、壓力和溫度的完美結合。每個八面體鐵隕石中威德曼施泰頓紋理的形成大約需要 20 到 2 億年。

魏德曼花紋 M隕石

(魏德曼花紋CAD)

這種來之不易的魏德曼花紋是我們太陽系開始的直接證據,是宇宙力直接作用於與地球本身一樣古老或更古老的小行星的傑作。獨特的紋理結構也給藝術家和珠寶設計師帶來無窮的靈感。

瑞典隕石 勞斯萊斯手錶

(Rolex Day-Date 118206 Watch)

Rolex、Piaget、Jaeger-LeCoultre,這些世界名表品牌也曾使用瑞典Muonionalusta隕石製作自己的限量版腕錶,深受世界各地收藏家的追捧。作為北歐奢華珠寶品牌,我們以“探索蘊含精神能量的稀有天然材料”為核心理念,將Muonionalusta隕石與天然晶石融為一體,在我們的珠寶設計中直接呈現出Widmanstätten紋理的幾何美感。隕石用於吊墜裝飾,打造時尚前衛的能量首飾。每一件隕石首飾都能喚醒佩戴者的內在潛能,帶來保護與療愈。

探索 星際隕石系列

“當我們閱讀寶石和礦物的紋理和圖案時,將它們視為解開宇宙奧秘的工具。”

摘自法國生物學家 Roger Caillois 的《Writing in Stone》。

當佩戴者手握帶有魏德曼花紋的Muonionalusta隕石時,他們並不尋求自知或預知自己的命運,而是以宇宙為精神嚮導,將他們帶到時間的最深處。